网站地图手机版 您好,欢迎浏览中国养猪网
中国养猪网
首页 养猪资讯 > 独家分析 > 正文

仇华吉:非洲猪瘟防控之“道”

来源:抗非大家谈 2020-03-09 08:08:00| 查看:

  1.对非洲猪瘟应该怎么看?非洲猪瘟如同日本侵略者一样,是我们强大的敌人,但正如毛主席所讲,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这个论断同样适用于我们今天的抗非战役。任何敌人都有弱点,都是可以战胜的。有人说,没有疫苗,非洲猪瘟就防不住,这是典型的投降派,就像当年有亡国奴等着美国人来救我们一样。不要期待救世主,只有靠自救。
  
  2.对非洲猪瘟要有科学认知,这个大家已经比较清楚了。非洲猪瘟病毒喜欢寒冷和肮脏的环境,对盐有高度耐受性,对一般的酸碱有耐受性。但它也有短板,其致命弱点是怕高温。就像刚才方田付总讲的,能烧的烧,能烘的烘,能用开水烫的用开水烫,这是非常正确的,既环保又有效,其效果胜过很多消毒剂。另外,非洲猪瘟病毒怕干燥,并不是说单纯为了防范非洲猪瘟使猪场变干燥,而是猪喜欢干爽的环境,干燥也是很多病原都惧怕的环境和武器。有些猪场带猪消毒做完以后看似很干净,但猪舍里阴冷潮湿,不但猪不舒服,还给病毒存活创造了条件。有些强酸强碱对非洲猪瘟病毒是非常有效的,例如火碱和有机酸。优质的有机酸是非常好的猪用保健品,也是非洲猪瘟病毒的克星,只要pH值达到3.8以下并维持合适的有效成分浓度,可以长时间使用;有些有机酸pH值在4以上,是没有效果的。
  
  3.需要重新非洲猪瘟认识。通过一年多的战斗和打拼,我们发现非洲猪瘟不像我们过去认知的“妖魔鬼怪”。过去说死亡率达到100%,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在实验室人工条件下可以达到100%死亡率;在现实中,如果感染剂量非常低,进入猪场的病毒数量往往不足以造成感染甚至杀死猪。另外,非洲猪瘟病毒的传播效率非常低,需要高度接触性传播,一定要直接或者间接接触。类似艾滋病传播,如果没有伤口,直接接触或接吻不一定会感染。病毒必须有一个进入体内的过程,要么通过伤口或注射进入血液,要么通过呼吸道进入鼻、咽、喉和肺等。非洲猪瘟是可以净化的,小到一个猪场,大到一个区域。用一句话总结,非洲猪瘟是“坐在轮椅上的杀手”,这个杀手很凶残,但是没有人的帮助它什么也做不到。人通过工具、不当操作可以造成病毒传播。空气传播(气溶胶传播)有一定的作用,但非常有限。如果被感染猪场正在做“拔牙”操作时,就要重视气溶胶传播的作用。
  
  4.经过一年多的时间,除了台湾省、西北部分地区,全国几乎没有净土。已经被感染的地区就不再是净土了么?也不一定。病毒在自然界有存活时间,大自然通过阳光紫外线也有自我净化的功能。
  
  5.非洲猪瘟是怎么进入中国的,至今仍然是个未解之谜,但可以推测有哪些途径。走私猪肉的可能性最大,包括游客携带的猪肉制品,例如火腿肉、腊肉等是高度风险的携带物,病毒可以在里面长期存活。当然也有可能来源于餐厨垃圾、野猪迁徙。我国和俄罗斯有漫长的边界,而野猪不分国界。通过这个事件,我们都应当反思,说明当前我国的防疫体系是不完善的,可以说是一张漏洞百出的“破网”。我们如果不重建这样的防疫体系,未来如果有“欧洲猪瘟”、“美洲猪瘟”等等,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能不能防得住。假如真的是敌人发动的所谓“生物战”,那我们可以说是一败涂地,莫名其妙地就被打败了。沈阳发现第一起非洲猪瘟疫情之前,已经至少流行两三个月了,不知道病毒从哪里来的,这是非常非常可怕的。所以我们兽医工作者可谓任重而道远。
  
  6.美国会不会发生非洲猪瘟呢?非常难,为什么呢?美国有非常完备的监测体系、防疫体系、应急体系,美国法律也是非常严厉的。相对而言,我国的违法犯罪成本太低。我国有非法拉运病死猪的,没有进行无害化处理,好像也没有什么事,回头接着干。有些猪贩子拉着病死猪牟取暴利,如果把他关进监狱,他们还敢么?另外,我相信即使美国发生了非洲猪瘟也会第一时间发现,因为美国的监测网络从国家到州县到猪场都非常完善。非洲猪瘟进入我国之前和之后,美国都在反复进行推演。即便美国发生非洲猪瘟,也不会快速蔓延,可能会波及几个猪场,但绝不会跨州、跨县传播。即便美国发生非洲猪瘟也绝对不会使用疫苗,对欧美国家来说,使用疫苗应对烈性传染病是不可理喻的。
  
  7.非洲猪瘟病毒进入猪场的途径和风险有很多种,不同地方不一样。在南方,水系发达,受污染的水是比较大的风险;在北方,饲料的风险相对大一些,还有就是人(出入)的风险。在座参会的各位注意,回去以后要洗消和隔离。然后是售猪这个高风险的感染途径。现在大家意识到了出猪时要远离猪舍,外来的车直接进入猪场是十分危险的。无论病毒通过什么途径进入猪场,最终是要接触到猪。要么是通过人,要么是通过工具、饲料、饮水,最后接触到猪身上,而且要进入到猪体内,否则病毒即使进入猪舍也不一定感染,没有合适的生存介质,几天之后就会死亡。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采取一切措施减少病毒接触猪的机会。
  
  8.关于补偿,这是我在其他地方讲得比较多的,不过现在可能比较晚了。但如果一个地区的病原消灭干净之后,再次复养的话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就是出现疫情时,怎么发现和报告疫情,怎么补偿,如何进行有效处置等。这个问题不解决会陷入恶性循环。对于补偿,需要从制度上给予保障和解决。解决办法未必一定是全部要国家补偿,养猪人可以拿出一部分钱,保险公司也愿意参与。这不是一个难事,关键是如何运作和落实的问题。
  
  9.非洲猪瘟对生猪产业的影响,可以说广泛而深远。从国家和行业层面讲,非洲猪瘟绝对是一个颠覆性事件,至少影响养猪业及相关产业5-10年以上。但从另一个角度讲,非洲猪瘟倒逼我们提升了生物安全意识。
  
  10.未来养猪至少有3年好行情。我们对非洲猪瘟的认知、防控的重视和措施能到位的话,预计3年可以恢复到正常的水平。但我个人认为,没必要恢复到之前的规模,而是保持相对合理的水平。比方说,我们过去出栏7亿头猪的时候大家挣钱么,浪费了多少啊。现在出栏6亿头可能就差不多,后期再通过国内外市场调节,保持猪肉价格相对合理,留出足够的利润,会使市场更健康、更稳定。如果大家有补栏计划,或者还在犹豫徘徊,我建议还是果断进场。当然在技术上对非洲猪瘟要有一个系统的防控认知,还有资金支持。现在各级政府给大家创造了很多机会。
  
  11.现在国家天天在说保供给,但政府要保证政策的连续性。不能说没有肉了就哭着喊着要引进养猪项目,等到保供应解决之后养猪人就不让养了,强拆强迁。这里需要政府的顶层设计。不能因为保供应的需要就一哄而上,不分青红皂白不管什么地方都开始养。不能任何人、任何地方都去养,不能今天养起来了明天因为环保等问题就拆了,陷入恶性循环的死胡同。这是一个战略问题,不能因为非洲猪瘟复养而搞短期行为。
  
  12.非洲猪瘟对我们的正面影响应该是对我们意识上的影响。让我们意识到养猪有门槛。有门槛不是坏事,任何行业都有门槛。如果不具备养猪的能力,没有生物安全意识,养的这个猪就是为非洲猪瘟准备的,这个猪场早晚中招,害了自己,也会害了别人。
  
  13.所以非洲猪瘟是个“人祸”,是人为的疾病,人为的疾病是可管理的。当然人的管理是很难的,考验猪场老板和管理者的智慧和能力。我欣慰地看到,很多人有这样的智慧。有个老板说“跟非洲猪瘟干真过瘾”。平常的时候一身本事无处施展;非洲猪瘟来了显示出英雄本色。
  
  14.非洲猪瘟考验我们所有人,包括领导人、各级部门主管、在座的所有人。只要从事养猪的人,都会受到非洲猪瘟的检验,到底做了好事还是坏事。
  
  15.从国家层面来说,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我认为有些措施相对滞后,有些政策很好但没有执行到位。有的是管理问题,有的是技术和平台的问题,也有人员素质的问题。国家应该制定一项前瞻性防控政策,包括未来的净化计划,有一个3年、5年或者10年的一个中长期规划。只要中国人想干的事,没有干不成的,就怕没有决心和信心。我们各位在一个小的区域也可以搞一个小的规划,规定好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有目标、有共识、有行动,在一个区域和小范围里搞净化是可行的,慢慢可以扩大到更大的范围。
  
  16.这是我的防非九字方针:“高筑墙,养管防,剩者王”。对于“高筑墙”,我建议猪场除了原有的围墙,再搞第二道围墙,中间形成缓冲区,可以搞绿化。经过非洲猪瘟的洗礼,我发现防控非洲猪瘟不能只针对病毒。就像打日本鬼子,还要发动群众,提高老百姓的家国意识,如果他们的思想有问题就有可能当伪军,变成日本鬼子的帮凶。非洲猪瘟也是如此,很多人都当了“伪军”,不然不会传播这么快。所以这是个系统工程。一方面是消灭病毒,另一方面是保护好猪,防止猪成为“二鬼子”,成为非洲猪瘟的帮凶,防止猪场成为非洲猪瘟的跳板和加油站。如果猪场被感染,就是非洲猪瘟的扩增器、推进器。“养管防”,我的理解是要搞好营养、饲养管理、环境控制。这些因素都与非洲猪瘟防控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不要只盯着“消消消、杀杀杀”,回头看看猪养得怎么样,看看环境是不是又冷、又臭、又潮,猪是不是瘦骨嶙峋,能指望这样的猪对抗非洲猪瘟病毒吗?所以我们要从营养、管理和环境及生物安全等角度考虑,把猪养好。
  
  17.有的专家说生物安全没用,因为做不到100%;假如做到99.9%剩下的0.1%,就把所有的工作白费了。这个观点貌似有一定的道理,但实际上是错误的。我们做生物安全的目的不是要打造一个无病原的猪场,而是要尽可能地不让或少让病毒进入猪场,而且数量不足以引起感染。每个动物每个人都有一个感染的阈值。比方说每个人的酒量不一样,有的二斤不倒,有的沾酒就醉。猪的健康状况、耐受性和抵抗力在不同品种、环境、营养、管理条件下也是不一样的。
  
  18.要科学规划猪场的生物安全布局。我们要打造一个坚不可摧的城堡和城池,我们难保一点病毒都进不来,但是能保证绝大部分都被消灭在城外,城内的猪就可以过安静太平的日子。我们要通过层层阻断、多层设卡,使非洲猪瘟病毒每过一关就被消灭一部分,最终即使少量病毒进入场内也不足以形成气候,无法引起感染和发病。猪场应该打开卫星地图,看看周边有没有风险因素,比如屠宰场、集贸市场、填埋场、饲料厂,思考如何避免公用道路和公用水源等等风险。
  
  19.如何发现生物安全漏洞?我建议分为两个环节,场内和场外,避免内外交叉,列清单、分责任、常检查。有条件的可以邀请外部生物安全专家来“挑毛病”;也可以发动员工自查自纠正,要舍得奖励;借助人工智能和视频监控发现肉眼不易察觉的问题。
  
  20.经过这一年多与非洲猪瘟病毒的斗争,我们总结了一些经验。人是防非成败的最大变量,可以是正的也可以是负的。这个“人”包括在座的各位,包括所有从业者,可以干好事也可以干坏事,既可以把好事做到极致也可以把坏事做到极致,就看管理层和老板如何去管理、如何去引导。有的老板搞封场,把人封半年,家人私事不管了?对一线人员要进行科学的培训和人性化的管理。实体墙、小单元、降低饲养密度很管用,酸化剂、臭氧水、发酵产品很有用,这都是我们从一线里总结的经验。猪的健康度、舒适度、黏膜屏障和黏膜免疫都非常重要。防便秘、抗应激对防控非洲猪瘟来说看似没什么关系,但实际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无论是动物也好,人也好,长期处于应激状态的话,粘膜屏障非常容易被破坏。一些冷热刺激、疼痛、潮湿、燥热、污浊的空气等等都是非洲猪瘟的帮凶。基于生物安全的系统防控是猪场可持续生存和发展的根本出路。且不谈可持续发展,当前先活下来,活到明年后年甚至更远。抓住现在的行情,不做好生物安全防控是不可能的,靠运气是不行的。
  
  21.我上次在云南神农集团交流时总结出了六条经验,对很多猪场都适用。虽然前面并没有把这几点单独列出来,但我通过考察以后发现,他们的理念和我的理念高度相似。他们比较谦虚,说就是学习我的文章和课件来做的,把我的思想理念变成实践而已。他们搞区域联防联控不是空喊口号,而是拿出了1000万资金给政府,让政府帮他们打造一个好的环境。企业不可能对调入运出的生猪搞筛查,但政府可以做呀,于是企业和行业协会出钱与政府合作,做到了局部的联防联控。即使发生过疫情的地区也可以搞联防联控,防止第二波、第三波疫情的冲击,拒敌于城墙之外。选址非常重要,他们的猪场按照PIC千点评分,有天然优势。有的猪场可能10年前就选址建成了,但现在可以评估,如果不符合当前生物安全的要求,通过改造达到要求。如果改造也不行,就要放弃,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在座有能力的尽量打造自己的饲料、屠宰、冷藏及深加工全产业链,可极大降低外部风险。走在病毒前面,意思是对猪场和区域里病毒容易攻击的薄弱环节早发现早监测,对饲料等高风险因素逐个排查排除。上下同欲,即所有从业者要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处使,包括猪场上下,区域里的管理部门和养殖者。猪场老板在必要的时候要提高待遇,分享利益。我认为所谓的人才,只要把钱给到位了,都是人才;舍不得给钱,人才也给用废了。神农集团的老板有眼光,以前对非洲猪瘟也没什么认识,就是通过不断的学习,带领员工学习,去执行落实,开展内部和外部评估,整体非常有战斗力。人是最重要的因素,没有一支战斗力强的团队,要想打赢非洲猪瘟的持久战是非常非常难的。他们有自己独特的企业文化,选址远离村庄,自然环境舒适,做到了天时地利人和。
  
  22.复养前要复盘,要进行彻底洗消,软硬件的升级改造,包括防疫制度,各种制度要可执行、可落地、可考核。要进行人员培训,一线人员一定要懂得正确的生物安全操作流程。我们认为复养过程中哨兵猪不是必须的。按照已有的经验,用火烧、熏蒸后的猪舍不出意外,在一个月内进行复养应该没问题,只要能把猪舍无死角地彻底消杀,比如65℃以上保持一两个小时,啥病毒都被杀死了。所以只要猪是干净的,进到猪舍复养成功率是很高的。但是在实际中会产生很多问题,复养不成功的也不在少数。
  
  23.成功复养有几个关键要点。生物安全文化要入骨入髓,要明白非洲猪瘟的特点、传播途径和方式,制订可操作的SOP,进行全面培训,不断进行升级改造。复养之后要对猪场进行全面的提升,不仅是硬件的提升,而且是对人和猪的认识的提升,用人性化的管理思想,舍得共享利益。批次化、全进全出是非常好的生产模式,对非洲猪瘟防控也非常有益。母猪舍、保育舍、育肥舍等做成相对独立的空间进行饲养管理。从营养上要舍得用好饲料,猪的成活率高、生长状态好、感染几率低,回报率就大。这就是种瓜得瓜,“种”健康得健康,吃的是垃圾长的就是垃圾。全面提升,把人当人,把猪当猪。防疫理念也要有所转变,不建议大家再做抗生素保健,这不仅是国家政策调整,已经要求无抗、限抗,实际上抗生素保健本身就是错误的观念和操作。不建议大家做太多的疫苗免疫,如果能做好生物安全,完全有可能可以不接种疫苗。当然猪瘟、口蹄疫等重要传染病最好要做免疫。因为猪瘟与非洲猪瘟临床症状非常相似,如果诊断不准确,会给防控带来难题。而猪感染口蹄疫后口蹄就会出水泡、溃烂,给非洲猪瘟病毒可乘之机。其他一些疫苗则是非必须的,免疫次数也可以减少。
  
  24.复养不成功的原因很多。大环境很关键,特别是周边屠宰场、填埋场、集贸市场、养殖场等,需要与当地政府、行业协会共同营造一个安全的环境。除了猪舍,对办公室、食堂、厕所等也要进行无死角彻底洗消。引种过程中一定注意隔离和监测,有的复养场不成功就是因为引种携带病毒。一些硬件因素没有做好,舍不得投资,生物安全环节薄弱。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投入产出比可能是1:1甚至1:2、1:4的关系。我们在大北农的实践经验,投入生物安全改造的成本,通过节省保健和防疫费用一年就可以收回。再就是软件的问题,人的执行力的问题,需要老板和负责人亲自重视和亲赴一线。
  
  25.非洲猪瘟病毒毒力会不会变弱呢?我个人认为病毒在一年左右时间内出现弱化的可能性很小。有没有可能有这样所谓的低毒力毒株呢?有,真有,那就是黑市疫苗而不是病毒本身,是所谓的“两毫升关键技术”。我们还要进行监测,判断有没有容易变异的毒株。带毒生产不可行,不要试图与“非”共舞,应有毒必除。
  
  26.我个人认为,在3-5年内研制成理想的非洲猪瘟疫苗难以实现。我们对非洲猪瘟病毒的认识还不够,我们并不完全清楚哪个蛋白与病毒毒力有关,哪个蛋白与免疫保护相关等等。生产疫苗用细胞系也没有解决,之前用的细胞系培养增殖过程中病毒很容易发生变异,免疫原性和毒力会发生改变。
  
  27.国际上如德国、美国、西班牙、葡萄牙等过去几十年研制了三十多种候选疫苗,包括灭活苗、DNA疫苗、亚单位疫苗、载体疫苗、基因缺失疫苗。最近美国报道一款新疫苗,号称有100%保护。对非洲猪瘟疫苗特别是活疫苗而言,最要紧的是安全性,例如疫苗会不会直接致死或者发病,会不会引起母猪流产、死胎,会不会影响生产性能,疫苗稳定性如何,能否规模化生产,等等,对于上述问题,现阶段没有任何一种疫苗能解决。
  
  28.国内开始研制非洲猪瘟疫苗约1年时间,现在经国家允许和条件成熟,有少数单位和企业取得了资质。投入疫苗研发时间有限、力量有限,有人半年前就希望疫苗就出来,尤其是现在更希望,可能么?有人说疫苗研究得差不多就拿出来试试,但我们知道母猪怀孕还100多天呢,3个月拿出来,2个月拿出来,那就是死胎、早产,养不活的。疫苗也是如此。疫苗“早产”不是不可以,但一样会像早产儿。
  
  29.当下大家比较关注的两个单位哈兽研和军兽研,他们研制的CD2v/MGF双基因缺失疫苗,迄今公布的一些数据还不错,至少对仔猪是安全有效的,但对母猪、公猪、育肥猪、亚健康猪是否安全有效还缺少数据支撑。所以现在疫苗还处在初级阶段,达不到临床评价阶段,到目前为止(2019年12月)国家也没有批准疫苗进入临床试验。什么是临床试验,就是疫苗经过实验室评价之后在现地条件下对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进行评价,这是任何一个疫苗的必须过程,临床试验可能持续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即便是现在开始就进入临床试验,在一年之内拿出商品化疫苗也是非常困难的。
  
  30.将来疫苗能不能使用,也有很多因素影响,技术上的因素比如临床试验评价。历史上曾经有深刻的教训,西班牙和葡萄牙曾经使用过疫苗,造成了巨大的直接经济损失。疫苗在实验室评估不错,没有经过临床试验就直接投入使用,造成母猪流产,仔猪死亡率达到20-30%。教训非常深刻,因为疫苗不仅仅直接造成猪只的死亡,还严重干扰影响了非洲猪瘟的净化。西班牙后期花了30年时间才实现净化,如果没有疫苗因素就不会花这么长时间。这不仅是技术因素,还涉及到政治问题。国家领导人要综合考虑短期、中期和长期利益,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以及国际因素等等。使用不安全的疫苗将贻害无穷。我们曾在防治蓝耳病上犯过错误,应用弱毒疫苗造成了病毒返强和重组,引起了许多新的问题。这个教训并不遥远,就在我们身边。
  
  31.假如安全有效的非洲猪瘟疫苗做出来了,问题就解决了吗?也许行业内认为有了疫苗就敢于复产和扩产,尤其是散户过去没有意识和技术不敢养,现在都开始投产。你用我也用,你养我也养。可能我们行业很快就恢复到以前(2017年,出栏7亿头)的水平,但后续可能就陷入过去的周期和循环,猪肉价格下降,养得不好的就赔钱。那时候有多少人挣钱多少人赔钱,大家都很清楚。另一方面,有了疫苗之后增加了疫苗费用,以目前保护期不到3个月计算仔猪至少要免疫2次,母猪要更多次,成本会更高。对其它疫病的影响也不会太好。接种了疫苗就意味着向非洲猪瘟低头屈服了,甚至投降了,等于承认了非洲猪瘟的“合法存在”,将来出现疫情还要扑杀么?如何鉴别是野毒株还是疫苗株呢?说不清楚了。有了疫苗以后,生物安全可能就放松了,整体的防控形势和养殖环境不会有太大改善,甚至会恶化。
  
  32.假如疫苗不够安全有效就匆匆上市,哪怕有20%的死亡率你也认,现在也许还有利润可言,但将来还有吗?长期可能会发生重组变异出新的毒株(例如猪蓝耳病病毒),疫苗失效就又要等新的疫苗,历史不断重演。
  
  33.未来非洲猪瘟会出现一个什么局面?非洲是老疫区,长期流行,东欧是流行性或散发,西欧和美洲基本净化,我国和东南亚现在都是流行地区。现在无论是否使用疫苗,无外乎这三种局面:一种是像蓝耳病一样;另外一种是像猪瘟一样,我认为可能性不大,因为现在很难找到像猪瘟一样安全有效的疫苗;有远见的人则不满足于现状而要搞净化,这就需要务实行动,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净化就不是梦。
  
  34.未来养猪何去何从?怎么布局、怎么规划?是海外养猪、南猪北养?还是其他什么模式?需要我们思考。养猪模式也需要探讨,希望未来实现健康、绿色、生态的养猪模式。因为目前我们的养猪模式是难以为继的,当前模式会出现周期性的疫情,出现一轮一轮的猪周期。要么发生疫情了猪少了价格高了,要么蜂拥扩产猪多了不值钱了,这样的故事我们已经重复了几十年。未来我们需要探索新的模式,比如扬翔的“楼房养猪”,比如东北的“阳光猪舍”等等,比如种养结合完整的产业链,借鉴欧美的先进做法,实现种植、养殖、屠宰和加工全产业链;即便没有全产业链也可通过上下游企业合作建立紧密的联系,保证利益最大化和生物安全可防可控。
  
  35.我上周参观了沈阳的一个“阳光猪舍”,大开眼界。这个“阳光猪舍”看起来比较“奇葩”,饲养人员和参观人员进场不需要换衣服、不换鞋、不消毒。这不是太危险了吗?猪场的人说没事。他们饲料里不加药物,用的饲料质量很好,营养充分,猪场不用消毒剂,除了猪瘟、蓝耳病和伪狂犬病外,基本不用其他疫苗。技术人员除了负责通风和温度调控,其他什么也不会,不会看病、不懂疫苗,按我们传统的观点看就是“笨蛋一个”,但他们老板说了,就要这样的,懂兽医的还不要。他们这么做真的没有生物安全么?他们用的是大自然给的消毒剂,是阳光、干燥、通风、温度,饮水中添加的益生菌。这个例子不是说放弃生物安全,而是不要做过度的、变态的生物安全,而是做有用的、科学的消毒,充分利用大自然条件。当然这个做法仅适用于他们的阳光猪舍,未必适用于你们的猪舍。他们有阳光而你们的猪舍见不到阳光,所以要用消毒剂。他们的猪吃得好,住得舒服,拉得顺,没有别的病,空气新鲜,猪舍里没有臭味,冬天不冷、夏天不热。猪舍在设计之初就确保了有足够的温度调节方式:太热的时候通风降温;冷的时候有地暖和阳光升温,所以外面零下30℃的时候也敢通风,并且舍内温度能达到零上20℃左右。这是非常好的一种养猪理念和模式,不单是为了省钱才这么办,这是类似“南下”还是“北上”的战略方向问题,当年毛主席选择“北上”,经过艰难长征到达陕北,但这是胜利之路。如果当地不适合这个模式,则未必都要搞阳光猪舍,但要向这个方向努力,要因地制宜,遵循猪的生物习性和自然规律。他们讲的养猪就是养肠道,养肠道就要优化环境和营养,说的非常朴素简洁,真是大道至简!你们的猪肠道好吗?有便秘的问题吗?吃的好吗?有运动吗?母猪难产吗?背部有铁锈线吗?如果这些问题没有解决的话,可以向他们学习。需要指出的是,并不是说阳光猪舍养的猪就不感染非洲猪瘟,高剂量的非洲猪瘟病毒照样“撂倒”它们,而是说它们不像普通猪舍养的猪那么“怕”非洲猪瘟!
  
  36.我们过去在错误的道路上走的太远,我希望大家能不能往回走一走。就像习主席要求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们养猪的初心是什么,我们应该向我们的祖先学习智慧,向优秀的欧洲同仁学习智慧。现在欧洲人已经不搞我们这种养猪模式了,已经开始回归自然了,给猪提供必要的福利。
  
  37.我们要深刻反思非洲猪瘟给我们带来的教训,不能再任由另一个什么“瘟”随意欺负。要把我们的猪养好,把我们的养猪业升级换代,重建一个强大、“不易脆”的养猪业,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一个“破病”就把我们的养猪业弄残了过去一个猪高热病、一个仔猪腹泻、一个非洲猪瘟,就把全国的猪弄死好几成!这种模式真是糟蹋猪、糟蹋养猪业。所以还是要重视生物安全,无论采用什么模式,生物安全是我们养猪最起码的一个操作和日常行为。做好生物安全,做好饲料营养、环境控制和精细化管理,非洲猪瘟就是可防可控的。同时我认为在一个区域内在一个猪场内做好疫病净化,包括非洲猪瘟的净化、高致病性蓝耳病的净化甚至种猪的系统疫病净化是完全可能的。
  
  38.未来的兽医要干什么,还像过去那样看病治病?天天剖检、天天打针、天天喂药?什么病都搞明白了,什么病都会治,我相信这样的猪场绝对不会好。我认为我们将来要走预防型兽医、管理型兽医之路,要把疫病消灭在萌芽之中,我们叫治“未病”。我们都说扁鹊是神医,他能治“已病”。其实扁鹊的二哥和大哥更厉害,能治“欲病”和“未病”。大家最佩服会剖检的,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病,开什么药,但是世界上真正厉害的是会管理的兽医,他不治病,也不懂药,但他懂猪、懂人、懂健康管理。
  
  39.简单总结一下。非洲猪瘟是养猪业的“头号杀手”,是人为的疫病,是可管理、可防可控的。基于生物安全的综合防控是猪场的核心竞争力,也是我们行业和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另一方面,大家都在期盼疫苗,但是我建议大家不要对疫苗寄予厚望,我们要立足于在没有疫苗的条件下把猪养好。如果有了疫苗也不能认为疫苗能解决所有问题,疫苗不是万能的。未来希望我们行业能形成共识,走净化的道路。即便使用疫苗也是有条件的,分局部和区域的,而不是大面积使用,否则将是一场灾难。

 

【版权声明】中国养猪网旗下所有平台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来源、中国养猪网原创文章其他平台转载需注明来源且保持图文完整性、中国养猪网特别说明的文章未经允许不可转载,感谢您的支持与配合;我们所有刊登的文章仅供养猪人参考学习,不构成投资意见。若有不妥,请及时联系我们,可添加官方微信号“zgyangzhuwang”!

关于中国养猪网- 发展历程&资质荣誉- 服务介绍- 诚征英才- 法律声明- 支付方式- 联系我们- 返回中国养猪网-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10-2021 //www.zhuwang.cc/Inc.All Rights Reserved.新海传媒版权所有
中国养猪网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10053 中国养猪网备案号: 赣B2--20110053-1 网安备案号:36010102000036
中国农业百强网站 互联网经营备案 网信认证 网络警察 报警平台 网站备案